云轩阁 > 都市言情 > 大侦探的失误 > 第20章 黄金浴缸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云轩阁 www.jsrsjx.com】为您提供最快更新!

    全本小说网 www.jsrsjx.com,最快更新大侦探的失误最新章节!

    那是一个炎热的上午,我正在对一份建筑图纸出神的时候,佐佐木走进了店门。需要预先说明一下,我开的是“吉野五金建材店”,当时店里没有其他客人。“是店主吉野先生吧,”佐佐木说:“我想配个浴缸零件,就像这个样子。”他递给我一个塑料零件,确切地说是冲浪浴缸的开关按钮。

    我去箱子里翻检了一下,还真有。佐佐木接过来皱着眉说:“样子是对了,可是,有没有金属制的同样的?”金属开关因为容易漏电,已属于淘汰产品,市面上现在很难找了。我不由打量了一下来人,头发凌乱,眼睛布满红丝,好像几夜没睡醒的样子。这使我有点好笑,因为刚才从镜子里看到自己时,也是这副样子。

    佐佐木看出我的疑惑,友好地递过一张名片,“我叫佐佐木,是一家冲浪浴缸厂的特约维修工,客户有种怪癖,要我无论如何更换一个金属的。”原来是这样,我只好去库房找,总算找到了。佐佐木接过来如获至宝,看看颜色却又皱起了眉头:“颜色不大对呢,需要那种金黄色。”想了想,他又跟我买了罐金粉,仔细涂抹起来。

    涂抹完毕还要擦拭光洁,在这个过程中,佐佐木跟我闲聊起来:“吉野君,你家里还有其他成员吗?”我摇摇头:“老婆死得早,女儿不久前也去天国了。”这句话可能打动了佐佐木的某根神经,他立时变得滔滔不绝:“我女儿穗子也死了呢,剩下我一个人好孤单。”接下来他说起了他和女儿的种种趣事,最后说:“咱们相见就是缘分,晚上我来拜访你好不好?我家里有最好的寿司和清酒,到时候请您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直到此刻,佐佐木给我的印象还只是一个喋喋不休的修理工,但他又在别家店铺买了两种东西,让我顿生疑窦。一样是一副透明的橡胶手套,这种东西和我的工具箱里的那副一模一样,但从来没见哪个修理工用过,倒是电视里常见歹徒们戴着用来隐藏指纹。另一样是个花圈,上面写着“佐佐木先生冥福永享”。自己给自己买花圈?或者他是要自杀吧,福井县可是全日本著名的自杀圣地呢。

    出于好奇,当佐佐木的工具车载着花圈上路的时候,我戴上头盔骑着摩托车在后面悄悄跟上去。

    佐佐木的车开到一处平房停下来,然后一个人扛着花圈进了屋。不多时,又背着个工具包匆匆出来,上车开走。这时我注意到,他的手上戴了橡胶手套。

    这一次路途是往回走的,直开到距离我的店铺一条街的樱花酒店才停下来。这个酒店以前默默无闻,如今却名声大噪,因为在一个月前,两名女中学生从七楼窗口跳下来,当场身亡。据警察验尸报告,两人血液内均含有高浓度毒品,推断是由于吸食毒品过量,导致精神恍惚跳楼死亡的。

    佐佐木扛着工具包上了七楼,我在后面悄悄跟随。但是在楼梯口,却被两名黑衣大汉截住:“对不起,这层楼被我们老板包了,要住宿请去其他楼层。”我只好目送佐佐木进了最里的一间房间722,然后下楼。

    下午,当我正在店里剥除一截粗铜丝的绝缘皮时,一个电话打进来:“是疏通下水道的吉野吗,我们的马桶堵了,地点是樱花酒店七楼722。”管道疏通是我的一份新兼职,上个月开始的,只要有空我就上街发广告。现在我对这桩上门的生意简直迫不及待,我要是没记错的话,这间房子正是上个月出命案的地方,而且佐佐木刚刚去过,不知道他在722做了些什么?

    一条大汉把我引进722的时候,佐佐木已经修好了浴缸,走了很久了。那是一具黄金色泽的冲浪式浴缸,边上是金色的衣架,金色的马桶,总之一切家具都是金色,好像到了黄金之国。我知道这个房间的房客是谁了,一定是福井县的黑道大人物田木正宗。传说他对于黄金有种近于痴迷的狂热,而且他有足够的钱来支持这种爱好。

    这时我看到了浴缸上方的冲浪开关,毫无疑问,从擦拭痕迹来看这就是从我店里买走的那个。这时我想我猜出了佐佐木的计划,如果整具浴缸是黄金打造的话,一定是他用一枚普通金属的开关,偷偷换走了原来的黄金开关,他就是个黄金窃贼。出于好奇,我用手指敲了敲浴缸边缘,却发出了塑料的声音,天,看来我猜错了!

    一条在旁边监视我干活的大汉见我敲浴缸,慌忙拿出手帕来擦拭:“吉野君,我们老板很爱这个浴缸的,所以尽管出了事还是坚持要住到这里。这个浴缸他一向不许别人碰,还是赶快疏通马桶吧。”我只好开始干活,嘴里还是有一搭没一搭地问:“你们老板常常洗澡吗?颜色很独特呢。”大汉很健谈,说:“老板每天晚上八点洗澡,从来如此。不过在他洗之前,我们要检查一遍。”

    检查什么?我有点奇怪。大汉叹口气说:“老板要做的每一件事我们都要事先检查,比如吃饭,我们先试吃,上床,我们先试躺,现在除了美女上门不需要我们先来一次,哪样都得冲锋在前啊。老板拍AV起家,仇人太多了,上个月我们已挂掉三个兄弟。”

    这时马桶已经通了,我先悄悄带上橡胶手套,然后朝门外一指,说:“好像有人!”大汉反应神速,立刻拔枪贴在门后。等半天却没有人进来,这时我故意揉揉眼说:“我可能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收了工钱后,我出门跨上摩托车上路。当拐过一个弯时,我悄悄把摩托车停在路旁,然后换了衣服戴了墨镜返回樱花酒店,挎着工具包悄悄上了六楼。

    傍晚七点五十分,佐佐木提着食盒到了我的店里。“吉野君,让你久等了,因为我在樱花酒店里偷偷贴了个微型视频头,还要设置一些复杂的无线传输,刚刚完毕。”说着拿出个小盒子来,接到我的卧室电视上。电视里出现了图像,正是上午我目睹过的黄金浴缸,当然我现在知道了,田木正宗还没富到这种程度,其实是塑料镀金粉。

    “让我们边吃边谈吧。”佐佐木摆好了寿司和清酒,酒是一人一瓶。“知道我女儿是怎么死的吗?”佐佐木低头擦泪,“是被田木正宗那浑蛋害死的!”我神色不动,因为我早就看过报纸,七楼坠下的女中学生里有一个叫穗子,而七楼722是田木正宗的魔窟。

    “穗子一向是我的乖女儿,又漂亮功课又好。可是上个月,有一天她放学回家特别晚,回来哭诉说,被恶魔拐到了金色的宫殿里,恶魔还威胁她拍小电影,其他就不肯说了。当时怪我没有继续追问,结果第二天她上学就再没有回来。我知道我女儿从来没吸过毒啊,一定是不听他们的摆布,才被注射毒品后推下楼的。”

    我仰头灌下一杯清酒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我要复仇!”佐佐木狠狠地说,同时抓起酒瓶猛灌:“田木自恃买通了警察,杀了人还敢住在722,但他不知道他请的修理工就是穗子的爸爸,一个要他命的人。我把他的冲浪浴缸开关换成金属的,是因为我偷偷在浴缸内部的电线上安装了一个变压器,再连到开关上,他只要一按开关,必然中电而亡。我打听过了,他每晚八点洗澡,而且从来不许别人碰浴缸!”

    我再灌一杯清酒,一股辣流顺喉而下:“这么说,你戴橡胶手套,就是为了防止留下指纹吗?”佐佐木摇头苦笑:“只要给女儿报了仇,我就去天国陪女儿,还怕什么留指纹。戴手套是为了防止操作时自己触电,那可是经过变压的高压电,一旦接触,几乎没有生还机会。对了,我已经在清酒里下了毒,再过五分钟,就毒发身亡了。”

    我霍地跳了起来:“你自杀就算了,为什么还要毒死我?”佐佐木眼中的悲哀之色更浓:“只有我的酒里有毒啊,我已经预先买了花圈,买了丧葬器材,但是还需要有人操办才行,请你帮帮我好吗?就葬在穗子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我正要说话,电视里显出田木正宗矮胖的身影来,八点到了。就在这时,田木身边显出另一个身影,正是那个健谈的大汉。接下来的发展让佐佐木瞠目结舌,田木正宗指令大汉打开冲浪浴缸开关!

    佐佐木面如土色,他知道他还是低估了田木正宗的狡猾,这样只能再多杀一个替死鬼。但他已服了毒,再没有机会重新来过,正所谓棋差一着,只能遗憾九泉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电视里又有了惊人变化。大汉手指按下浴缸开关,安然无恙,浴缸里的水开始翻滚不休,看上去正常得不能再正常。这是怎么回事?佐佐木转脸看我,我正露出胜券在握的微笑,使他更加百思不解。但他已没时间考虑这个问题了,软软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佐佐木醒来的时候,我把市报的号外递给他,田木正宗在樱花酒店卫生间触电而死,就在那两个女学生跳楼的722房间。然后我告诉他原委,其实佐佐木拿来清酒的时候,我就发现他的情绪很不稳定,再加上有他名字的花圈,足以看出他的自杀倾向。所以我趁他低头擦泪的时间,用木桌底下的两瓶清酒,偷换了他带来的清酒。他喝酒太多太快,所以是醉倒在地,而不是毒发倒地。

    关于大汉按下开关安然无恙,是因为我听大汉说,田木正宗无论做什么都要保镖事先检查,那么开关也应该在检查之列。为防误中副车,我就故意引开大汉的注意力,然后戴上橡胶手套,把绝缘透明胶带贴在开关上。

    那么田木正宗怎么死的呢?很简单,我通过看樱花酒店的建筑图纸,知道了六楼七楼的马桶管道和电力线路,然后去622卫生间,剪断电线破开管道,把连接上电线的铜丝塞到722的抽水马桶里。田木正宗再谨慎,小便的时候当然要“亲自”进行,保镖再多也是帮不上忙的。于是,电流溯源而上。

    那么我的动机呢?更简单,上个月和穗子一同跳楼的另一个女中学生正是我女儿。我之所以兼职这个管道疏通工,就为找田木正宗这个王八蛋算账。而这种死法,对他来说是恰如其分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yxgxz.com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万人牛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