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轩阁 > 都市言情 > 大侦探的失误 > 第16章 金三角上空的鹰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云轩阁 www.jsrsjx.com】为您提供最快更新!

    全本小说网 www.jsrsjx.com,最快更新大侦探的失误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、刺青退伍兵

    地质科考队队长刘教授看着三个蓄势待发的队员,不由露出一丝苦笑。他刚刚接到电话,航空公司说负责送他们到云南的飞行员,忽然得了急病,已不能再开飞机,请他们另想办法。还能想什么办法?他的目光扫过手下队员:大李,小王,还有女队员刘倩,琢磨着怎么跟这些准备了大半年的年轻人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,科考计划恐怕……”刘教授正在斟词酌句,天空忽然传来机翼旋转的声音。在队员们的欢呼声中,一架直升机稳稳停在操场上。舱门开处,一个肌肉虬结,但神情阴郁的中年人走了下来,话语简短有力:“我是周铁鹰,各位请上飞机。”

    刘教授有点不知所措,一旁的刘倩却吐了吐舌头:“好酷啊,不愧是天空骑士。”这话引得小王有点不高兴,不过没敢说什么。大李一向粗枝大叶,扛起自己背包就往直升机上走,却被刘教授拦住。他有疑问,公司明明说飞行员病了,怎么突然又冒出飞行员来?

    刘教授给公司打电话,问起了这个周铁鹰。对方说:“周铁鹰是刚刚退伍的航空兵,有点爱钱。这不,本来这一趟他休息,为挣加班费又要顶班。”刘教授这才招呼三个队员上飞机。

    直升机朝南方飞去。旅途寂寞,一向叽叽喳喳惯了的刘倩哪忍得住,就逗周铁鹰说话:“周哥,这个仪表是干什么用的?周哥,你当兵多久了,为什么会退伍?”周铁鹰嘴巴闭得跟铁打的一样,老半天只说了一句话:“不要跟驾驶员说话。”

    刘倩脸上就有点挂不住,一旁的小王又凑上来:“关于仪表,我倒知道一点……”但是刘倩对他完全没兴趣,又仔细打量起周铁鹰来。忽然,她看见周铁鹰的手腕上青惨惨的一片,竟是一片刺青!仔细看去,好像是四个人名。一个疑问升上了刘倩心头,按道理说,军人是不允许身上有刺青的,难道说,他这个退伍军人是假的?或者,他本来就不是个好人,临时顶替这趟飞行,是另有所图?

    刘倩越想越怕,一碰旁边的大李,在他耳根边上偷偷说了这事。万万想不到,大李是个直性子,立刻就抖了出来:“周哥,您胳膊上的刺青是怎么回事?”周铁鹰脸上的肌肉一跳,却没有正面回答:“这是小事,严重的是,我们遇上暴风雨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,大家才惊觉,舷窗外乌云翻滚,顿时慌作一团。只有周铁鹰冷静如昔:“我们已经失去了方向,不过直升机可以随地降落,现在只能降下躲过暴风雨再说。”

    直升机落在林间空地后,性情急躁的大李第一个下了飞机,但他立刻愣住了,因为眼前有一排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。

    二、爱上瘾君子

    五人被押着来到了一座竹屋前,也就是“金三角”贩毒部队的指挥部。原来他们不知不觉间已经越过腾冲,到了缅甸地界的金三角。金三角有一伙国民党残部,他们集结在这里靠种鸦片为生,为首的号称“林司令”。

    林司令年纪已不小,但腰板仍挺得笔直,一派军人本色。看见五个人进来,说:“为防你们泄露我军位置,就在这里种鸦片吧,直升机放入仓库保养。”五个人正要被押走,边上忽然过来一条汉子,这位是金三角二号人物罗猜:“司令,我看驾驶员的手指上有老茧,应该是会打枪的军人,为防万一,还是……”说着做了个砍头的动作。

    林司令打量一下周铁鹰:“你叫什么?”周铁鹰神情自若:“我叫周铁鹰,海军航空兵退伍,如今是民航驾驶员。”林司令微笑:“真像一只铁打的鹰,我倒要考考你,能不能驾驭天空的鹰。”

    林司令把周铁鹰等人带到外面,一个简易机场。那里停着一架飞机。“你看看,这是什么型号?”周铁鹰打量一眼,立刻说:“汤普森公司产的民用机‘雷鸟’。”林司令点头:“会开吗?”周铁鹰就一个字:“会。”

    林司令告诉罗猜:“我们的飞机驾驶员被打死了,泰国那边急等送货,就让他顶替吧。找副驾驶员旺沙监视他,同时让其他四个做人质。”就这样,周铁鹰成了金三角的飞机驾驶员,每周往返泰国送一次毒品。旺沙为人不错,不过对林司令极为忠心,几乎每时每刻都盯着周铁鹰。

    刘教授四个人受监视较少,在机场不远处种植鸦片。这里到处蚊虫肆虐,三个人常常被咬得遍体红肿。这天,管事的给他们一瓶药丸,说专治虫毒。回到住处,性急的大李拿出药丸就要往嘴里塞,忽然被一个人打翻在地。大李正要发火,却发现是周铁鹰。周铁鹰悄悄说:“这东西是罂粟叶做的,你吃了就会染上毒瘾。这是金三角防人逃跑的办法,千万别上当。”大李这才醒悟过来,正要道谢,忽然周铁鹰咳嗽一声,往自己住处走去,原来监视他的旺沙跟来了。

    大李偷偷溜到刘教授、小王和刘倩那里,告诉他们药丸吃不得。三个人都吓出一身冷汗,刘倩一脸神往:“周哥好厉害,什么都知道,我相信他一定能带咱们出去。”早对刘倩有好感的小王不由心生醋意:“他又不是神仙,这里地处密林,离腾冲可不近,路上走也走死了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收工后,对周铁鹰心生好感的刘倩去了周铁鹰的住地,一个远离机场的竹屋。这时天色渐暗,刘倩看见竹屋里有火光一闪一闪,走过去才发现,周铁鹰居然在吸鸦片。刘倩气得一跺脚:我竟然爱上个瘾君子!

    刘倩哼了一声就往外走,周铁鹰一骨碌爬了起来,正要追出,忽然又躺了下来,喃喃说着:“这烟土不愧是上等货。”刘倩更为恼怒,抬腿往住地跑,她却没看到,黑暗处有人正冷冷盯着她。

    三、空中鸢尾花

    这一天是八月十五,林司令分外重视这个节日,让罗猜给每人发一点烟土,还大摆酒宴,让这些远离故土的人借酒浇愁。周铁鹰因为一点小事和旺沙干了一架,把对方打得卧床,所以罗猜宣布扣掉他的烟土,为此他差点又和罗猜打起来。刘教授他们也分了一点,不过都偷偷扔了。分下来的酒菜也没人动,如今离开故土三个多月了,人人都是困坐愁城。

    天色渐黑,刘教授四个人正闷闷不乐,屋门忽然被人推开,竟是周铁鹰。如今的周铁鹰像换了个人,手握自动步枪,一串串子弹缠满全身,哪还有一丝大烟鬼的模样。他说:“快跟我走,咱们有机会逃跑了!”

    四个人一阵惊愕,反倒是刘倩第一个反应过来:“原来你是卧薪尝胆啊,不愧是我的偶像!”周铁鹰没理她:“跟我奔机场!”

    一路上,沿线守卫大都喝醉了,个个东倒西歪,直到走到机场门口,了望塔前,才遇到了麻烦。上面的守卫滴酒未沾,不停地用探照灯四处照。周铁鹰让大家先趴在草丛里,自己一个人故意东倒西歪走向了望塔:“兄弟,有烟土没?给我一点吧,我受不了了!”后面的刘教授暗赞,周铁鹰不简单,先假装吸毒让监视的旺沙失去警惕,然后又故意打伤旺沙,让他不能跟踪,还因为罗猜曾经宣布过,周铁鹰被扣掉大烟土的事,现在还能借烟瘾发作骗过守卫。

    守卫笑骂:“旺沙你也敢打,他可是林司令的心腹,算了,我匀你一点。”说着拿个纸包下了了望塔。周铁鹰假装要接,忽然一记肘锤把他击晕,然后拖进草丛。急回身,正要招呼大家,却被一个人持枪指住:“铁鹰,你果然想走,你想不到吧,我只是装着受伤。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奉命监视他的旺沙。旺沙也不傻,他早已察觉周铁鹰没有真正吸鸦片,而且两人私交一直不错,根本不可能为一点小事打架,所有迹象都表明,他今晚想跑了。旺沙满脸痛苦:“你跟我回去睡觉吧,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,不要逼我开枪。”周铁鹰脸沉似铁:“你还是打死我吧,不能回国,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旺沙的手微微颤抖,正在犹豫,忽然被人抱住,是偷偷摸过来的大李。周铁鹰枪托一挥,把旺沙打晕在地,又冲大李他们低叫:“你们都上了望塔,照原样开探照灯。我把雷鸟加上油开过来,你们再登机!”说着朝机场跑去。

    刘教授带三人往了望塔上爬,不想刘倩扭伤了脚,爬不上去,小王要过来背她,谁知刘倩竟爬到刘教授背上:“教授,还是您来吧。”把小王看得瞠目结舌,难道刘倩被周铁鹰冷遇,又搭上了年纪可做老爸的刘教授?

    大李力气大,就由他操控探照灯,这是怕林司令看出机场有变。不多时,雷鸟缓缓滑过来。刘教授他们一声欢呼,下了了望台就往飞机那边跑。但忽然枪声大作,林司令带人赶来了,前面带路的,竟是小王!原来他偷偷离开了望塔,跑去告了密。

    周铁鹰在飞机里见刘教授三人被抓,不由叹了一口气。这时林司令又带人朝飞机扑来,他只好一拉操纵杆,雷鸟腾空而起,朝北方飞去。林司令的人不断朝飞机射击,不过都知道于事无补,就像给他送行一样。

    谁也没料到,忽然之间,雷鸟在空中绽出一朵艳丽的鸢尾花,爆炸了。刘倩他们失声痛哭,林司令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除非子弹直接打中油箱,才会有这种情况。一旁的罗猜洋洋得意:“无论谁想逃出金三角,都要问问我们的枪子。”不料被林司令一语截断:“住口,这人有勇有谋,是真正的军人!”

    四、有请林司令

    刘教授三人又被抓进竹屋,外面有重兵看守。这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了,他们迷迷糊糊的刚入睡,忽然又被人叫醒,刘倩抬头一看,差点惊叫出声,被来人一把捂住:“别出声,我在屋后挖了个洞,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周铁鹰。一路上,他讲了自己的经过:“我既然把各位带出国门,就要带回去。飞机是我自己故意引爆的,在爆炸前,我用飞机的紧急弹射装置跳了伞。林司令一定想不到我还活着,咱们正好请他送咱们一程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行四人到了林司令屋外。此时卫兵正打瞌睡,周铁鹰干净利落地击晕他们,就进了屋。屋里,林司令正独自喝酒,不过用的是左手,右手不知何时缠上了纱布。见了周铁鹰,林司令立刻明白了:“紧急弹射?看来还是小看了你。如果你愿意做我的兵,我升你做营长。”

    周铁鹰扬扬枪口:“不敢当。我还是更想回国,有请林司令送我们上原先的直升机。”林司令见惯风雨,当下不再多言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前面有林司令开路,这一次无惊无险。直升机朝北方飞去,林司令目注周铁鹰,也发现了他的刺青,问:“以你的身手胆识,怎么会退伍?胳膊上怎么会有刺青?”周铁鹰边开飞机,边说:“是我自己要求退伍的,刺青是退伍以后刺的四个人的名字,为了让我永远不会忘记。这一回小王若是没告密,我也会把他带回来。因为刺青提醒我,绝不要留下任何一个。”

    林司令扫一下刘倩,说:“小王其实也算条汉子,只是爱刘倩太深了。他看见刘倩爱上你,还能忍得住,因为他知道比不上你,但是发现刘倩又对刘教授过于亲密,脑子忽然就乱了,忽然就想把大家永远留在金三角。但是后来,他发现你的飞机爆炸,内心愧疚之下,竟然夺过士兵手枪朝我开了枪,你看,我的右手的伤就是他打的。他将在太阳升起时被处决。”

    周铁鹰的手忽然就是一抖。看看天色,正是将明未明,而远方国境线已经不远。“我想,”周铁鹰话说得有点艰难,“一过国境就把诸位放下去,我要返回去救他出来。一个都不能少,不然,刺青会刺疼我一辈子。”他又转向林司令,“按道理,我该押你受审,不过你要是能放出小王的话,咱们两清。其实,我的自动步枪里根本就没装子弹,因为那件事,我发誓不再让任何人因我而死。”

    什么?这回轮到林司令动容了。难道说,周铁鹰救出三个人竟然一枪未放,一人未杀?他忽地夺过自动步枪,拉开弹匣一看,果然是空的。林司令霍地敬了个礼:“第八军三十三团团长林振中代表手下弟兄向你敬礼!我保证不伤小王一根汗毛,完璧归赵!”

    周铁鹰把周教授三人放到国境内后,正要上飞机,被刘倩拦住了。她朝周铁鹰耳语几句,然后才挥手让开。周铁鹰看看刘教授,相视一笑,才登了机。

    直升机掉头向南,全速前进。此时只有周铁鹰和林司令两个人,林司令问:“铁鹰,能告诉我那是件什么事吗?”周铁鹰缓缓说:“三年前,我独自驾机在海上执行任务,却遇上台风。飞机毁了,我掉在大海里四处漂浮。是我的四名战友不顾天气恶劣,开着直升机把我营救了。但是天气糟得不能再糟,结果五个人都程度不同的受了伤,更要命的是,四个发动机坏了三个,只能载一个人回陆地。大家商量说,受伤轻的人跳海有机会生还,受伤重的还是开飞机回去。结果,我受伤最重,开飞机回来了。他们四个跳海后,再无消息。”

    林司令说:“这个没办法,环境使然。”周铁鹰忽然大吼:“但是我的重伤是装出来的!从此我就无法再面对其他战友了,每当看到海军蓝,我就受不了。所以,我才退伍开民航,才把他们四个的名字刻到手腕上,才疯狂赚钱,接济他们的家属孩子。这一回,我就是命不要,也要救他们回去,一个都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林司令笑笑:“放心,我一句话就会放他回去。但是我有点舍不得你呢,实话说,想让你带带我的兄弟。”忽然之间,眼泪自林司令眼角流下:“我们也曾战功赫赫,可是上级不要我们,原住民驱赶我们,政府讨伐我们,不贩毒怎么办?不过,我始终遵守军人的信条,只要够开支,从不扩大毒品产量。但是现在我年纪大了,再不能照顾这帮出生入死的老兄弟,才想到托付给你。所以,我才帮你把人都送出金三角。不然,我就是死,也不会受胁迫的。”

    周铁鹰默然,老半天才笑笑:“罗猜也不错的。”林司令摇摇头,再没说话。

    太阳露出半个头时,直升机飞临金三角上空。此时小王被捆在木桩上,罗猜带着十几名手下等待时间到来。直升机刚刚降落,还没等螺旋桨停转,林司令就跳了下去:“这个人不能杀!”罗猜看到林司令非但没有惊喜,反而露出一阵惊慌。飞机上的周铁鹰看出异常,急忙呼唤:“快上来,事情有变!”林司令这才察觉,罗猜手下人的枪口竟然都对着自己!

    五、一个不能少

    周铁鹰立刻加快螺旋桨转速,林司令飞速退回飞机。刚刚关上舱门,外面的子弹就呼啸而来,打得舱门千疮百孔,有一颗更是飞进驾驶舱。罗猜疯狂叫嚣:“你的人都被我关起来了,金三角将是我的天下!贩毒就要像个贩毒的样子,可你老是以军人自居,老是讲什么良心,我忍你很久了!”

    直升机升空,林司令坐在里面怒发冲冠:“罗猜你个小人,背叛我没有好下场!”他不知在哪里一按,直升机外侧居然伸出一挺机关炮:“铁鹰,跟我并肩作战吧,我早把你的飞机改装了,你不是不愿意杀人吗?看我收拾这些叛逆者!”周铁鹰声音有点嘶哑:“得饶人处且饶人。”不过还是让直升机盘旋起来,以躲避对方弹雨。林司令意气风发,一搂扳机,雷霆般的炮弹把罗猜等人打得抱头鼠窜:“杀敌务尽,铁鹰你可不像个军人啊。”一回头,发现对方脸色苍白得吓人,“怎么,不舒服?”周铁鹰故意大笑:“我也是久经战阵,放心,但咱们怎么才能救出小王?”林司令胸有成竹:“不怕,我们去监牢,把旺沙等人救出来,我的人比他多多了。”

    直升机飞抵监牢上空,一炮就轰掉了大门。被关押的旺沙等冲了出来,在空中火力掩护下,轻易夺得武器,很快把罗猜的人马肃清了。但是,唯独没有发现罗猜。

    直升机降下,林司令下了飞机,边解小王的绳子边对周铁鹰说:“我把他交给你了,我的意见是不是考虑下?”忽然,身后砰的一声枪响,击中了他。开枪的是躲在林中的罗猜,他其实一直隐藏在暗处,就是等这个机会,不过立刻就被打成了筛子。

    弥留之际的林司令又一次重复刚才的话:“我的意见是不是考虑下?”周铁鹰的手颤抖着替他合上眼睑,然后敬了一个军礼:“林振中团长,人各有志,我现在要先把小王送回去。而且,我也受了伤。”这话一说,小王和旺沙才察觉,周铁鹰的后背有个弹孔,不断有血迹渗出。

    旺沙就要撕开衣服细看,被周铁鹰挡开:“我的伤我知道,旺沙我的好兄弟,拜托你送我们一程。”

    旺沙驾驶着直升机,载着两人朝北方飞去。一路上,小王不停地用纱布堵周铁鹰的伤口,没想到血越流越多,根本堵不住。周铁鹰疲倦地笑笑:“战斗刚开始我就中弹了,但是如果不能救出你来,我就绝不让自己倒下。到国境了吗?”小王含泪点头,远远的,界碑的身影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周铁鹰喃喃说着:“四个人,一个不少的送了回来,四位先走的战友,我终于可以面对了。小王,刘倩托我带给你一句话,是:她和刘教授本来就是父女,不说出来是因为不想靠着父亲的名字出成果。刘倩是个有志气的姑娘,她说,她愿意原谅你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忽然断绝,小王和旺沙不禁痛哭失声。

    碧空如洗,一只铁鹰轻轻落下,不远处,五星红旗迎风飘扬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yxgxz.com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万人牛牛